换热系统

2018年“成人礼”后的光伏业:拥抱“平价上网”时代

标签: | 作者:中国太阳网 | 来源:未知
05
Nov
2019

  2018年是中国光伏政策密集发布的一年,光伏行业的政策的指引和扶持对整个行业的布局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经历了“5·31新政”的“断奶”,光伏平价上网的时间愈加迫近。

  新年已至,但关于2019年度光伏电价政策、规模指标、“平价上网”示范基地、“第四批”领跑者项目等相关政策还未正式发布。

  对于2019年的补贴规模指标,光伏人的焦虑值各不相同。一些未拿到2018年补贴名额的已建成电站业主期待能够进入2019年的补贴名单,户用系统经销商也希望通过政策让市场“解冻”。

  2018年是中国光伏政策密集发布的一年,光伏行业的政策的指引和扶持对整个行业的布局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经历了“5·31新政”的“断奶”,光伏平价上网的时间愈加迫近。

  2019年1月4日,在“第六届中国光伏年会暨2018分布式能源创新应用大会”上,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共山在开幕致辞中表示,光伏行业在2019年会逐步迎来复苏,回归到理性、健康有序发展的轨道。2019年是光伏发展的“非补贴”元年,尽管国家能源局已明确2022年前光伏发电仍有补贴,但在电站指标竞争性配置的制度设计下,2019年必然会是“以点带面”, 开启光伏平价时代的一年。

  就在过去不久的2018年12月29日,由中国三峡集团建设的国内首个大型平价上网光伏项目在青海格尔木正式并网发电。

  这座建在“世界屋脊”上的光伏电站项目平均电价0.316元/千瓦时,低于青海省火电脱硫标杆上网电价(0.3247元/千瓦时)。

  这似乎为新年释放了一个信号,光伏平价时代已来,过度依赖政策扶持终究无法使得行业独立成长 ,但这背后还有很多产业链的博弈。

  在国家和地方政府的补贴下,光伏全产业链经历了十几年来的爆发式增长,装机量连年翻番。中国光伏新增装机容量从2016年34GW左右到2017年53GW。

  2017年末,有光伏业内研究员及企业家预测,“由于2018年下半年以后,光伏可以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实现平价上网,不再遭受补贴政策的扰动,2018年将会是整个光伏行业最后一次的成人礼,光伏的行业格局将会趋于稳定,将会出现长期平稳发展的势头”。

  2018年6月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发布《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因为《通知》落款日期为5月31日,所以也被称为“5·31”新政。

  政策转向犹如釜底抽薪,按照“5·31”新政要求,2018年暂不安排普通光伏电站建设,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只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规模用于支持分布式光伏项目建设;下调了三类资源区标杆上网电价。

  特别是对于分布式光伏,补贴突然从0.37元/度调整为0.32元/度,并且将户用项目纳入指标管理。但实际上,2018年前两个月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容量就已经接近700万千瓦。这意味着,2018年新增的绝大部分光伏电站和分布式光伏无法获得国家补贴。

  这直接导致5·31之后并网的户用分布式光伏面临大面积违约风险,户用、商用等分布式光伏市场断崖式萎缩,相关光伏EPC总承包商、经销商面临无市场的窘境,对于上游的组件、电池片需求也大幅减少。

  政策调整的出发点在于行业发展速度与补贴额度已经失衡,在庞大的装机背后,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严峻的补贴缺口和弃光挑战,政策迫切需要针对性的调整。

  虽然业内此前对补贴退坡机制早有预期,但由于5·31新政过于迅猛,并没有给行业留有缓冲余地,在“断奶”之后,没有其他的“食物”跟上。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1-5月新增光伏并网装机在13GW到14GW之间,同比增长超过20%。其中,分布式光伏装机超过10Gw,同比增长超过150%。2018年1至10月,中国国内新增光伏装机约36GW,其中集中式装机同比下降约四成,分布式增速显著放缓,前三季度分布式仅有2%的增长。

  直到2018年10月9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该通知明确了6月30日前并网有权享受原来政策补偿。虽然对于6·30之后的补贴没有交代,但也在一定程度上疏解了一部分矛盾。

  随后,光伏行业迎来转机。2018年11月2日,国家能源局召开座谈会,释放了数个积极信号,明确了不会一刀切地推进平价上网进程,并且认可户用光伏单独管理,与工商业分布式进行区分,给予更多的支持。

  南昌大学光氢储充独立智能微网系统是由光伏车棚、氢燃料电池、锂离子电池组成的完全不依赖于电网为电动车辆充电的独立清洁电力系统,为南昌大学“新材料技术”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项目之一,由南昌大学光伏研究院承担。

  2018年11月,国家与各地方政府一系列利好信号频频释放,国家层面共出台6项,涉及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光伏扶贫、光伏消纳、光伏用地等,地方层面共20项,涉及光伏补贴、扶贫项目、户用光伏、“十二五”项目公示等多个方面。

  2018年,光伏行业剧情跌宕,像是过山车。站在旧岁新年交替之际,回顾这一年,光伏企业家们也平添更多情怀,不少企业掌门人寄情新年贺词中。

  他指出,2018年全球光伏市场形势变幻,传统光伏市场如美国、印度实施贸易保护政策,严重影响市场正常发展;加之国内“5·31新政”引起的市场调整,导致全球需求在近十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对我国光伏产业产生造成重大负面影响。但2019年,全球太阳能行业依然是机遇和挑战并存。

  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评价,2018是没有逻辑的一年,是个郁郁失焦的一年,是一个行业叛逆的一年,5·31新政反而催生了市场,平价上网如炊烟,已袅袅成天涯。平价上网以后,才是星辰大海的开始。

  这两家海外上市公司在2018年的业绩也让掌门人的线日,晶科能源公布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公司太阳能组件总出货量为2953兆瓦,环比增长5.7%,同比增长24.4%,创全行业单季出货历史新高。总收入为66.9亿元人民币(9.748亿美元),环比增长10.5%,同比增长4.3%,亦创历史新高。营业利润为1.880亿元人民币(2,740万美元),环比增长98.7%,同比增长104.6%。

  2018年11月15日,阿特斯公布第三季度财报,实现营收7.68亿美元(约合52.2亿元人民币),高于第二季度销售额6.51亿美元(约合44.21亿元人民币)。实现净利润6650万美元(约合4.52亿元人民币)。

  此外,协鑫的战略转身,隆基、通威的逆势扩产,阳光电源、天合光能等大力拓展海外市场等成为2018年5·31后的新标签。虽然也有公司出现业绩下滑甚至亏损,但资金和业务体量让龙头企业有继续前进的信心。

  不过,对于一些中小企业来说,2018年可能是并不想回首的一年。特别是在分布式市场,很多企业的业务遭到打击。

  首先就是各大光伏系统和组件企业的经销商们,因为户用市场的门槛主要在渠道,各大组件企业在近几年发展了众多经销商,而他们也成为了新政波及的直接环节。一些“赚快钱”的经销商迅速转行做其他行业,剩下未完成的合同和运维缺位的已安装电站。

  不过,“跑路”的经销商在行业内还是少数,大多数经销商都选择了向供货企业靠拢。包括天合光能、正泰户用、阿特斯等企业都在5·31后组织了经销商“抱团取暖”,在处理已签订合同的情况下,尽量考虑经销商的利益,积极协商,尽可能给予经销商补偿。

  北京同创互达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储五金告诉记者,2018年5·31后业务直接减少80%。而且,为了对业主负责,避免风险,“5·31新政”后,主动停了户用光伏贷款。

  据了解,在户用市场内,大部分企业选择的是经销商模式。企业只需提供相关协助,提供产品等,其他配置都是交给经销商来完成。与经销商模式相比,直营的投入非常大,采用统一的仓储、配货、标准、施工,自负盈亏。

  “直营成本更高,5·31后,经销商随时可以退出止损,但直营不行,各个区、各个门店的人员,还有售后运营费用等增加成本,退出损失很大。”储五金说,“5·31新政”后,他们主要在工商业分布式和“光伏+”上做了一些项目来弥补业务损失,以保证公司运营,没有裁员。

  浙江晶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坤祥告诉记者,在浙江用电单价相对较高,工业用电价格基本在0.8-0.9元/度,所以,即便是打折了以后,工商业分布式电站也可以收到0.65-0.7元/度的电费,加上浙江的地方补贴,在没有国补的情况下,自己投资电站回收成本周期还是可以接受的。

  “看用户的用电情况,回收周期在十年左右,如果说用电情况比较好,第四年就可以看到盈利。”宋坤祥说,但是户用光伏如果没有补贴,量肯定不大,因为户用单体比较小,收益的回本的周期肯定会拉长,在七八年左右。除非是有金融的支持,类似于正泰的融资租赁模式,如果要百姓自己去银行贷款来难度可能会大。因为户用一年的发电量也就1万出头,在浙江对于老百姓的吸引力不是很大。

相关新闻